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sexiaogou.com 来访问本站!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逼我啪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sexiaogou.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失控的牌局

 我女友叫娜娜,是一個活潑外向的女人,而且好奇心特別強,也是這種好奇心太強,就想沖破思想的局限,做出令自己無法控制的舉動和行爲。  我和娜娜交往有幾年了,她是北方人,而我是南方人,大學畢業后,就分隔兩地,一年相聚的時候也就一兩個月,爲了讓娜娜不再兩地跑,而我堅定給娜娜一個交代,買房結婚。  在房子裝修期間,娜娜親自爲房子裝修把關,而我兩個好朋友也經常主動過來幫忙,所以娜娜感謝我這兩個好朋友,爲了表示感謝,所以等房子裝修完后,打算親自下廚做頓給他們吃。  由于娜娜長得高挑不胖不瘦,平時喜歡穿短裙配上絲襪與高跟鞋,天氣熱了連絲襪都不穿,兩只細長白腿穿涼高跟,露出腳趾頭,看起來非常誘人。  有在去看房子裝修進度時,裝修工人都看傻眼了,但是娜娜有時候不注意下蹲的時候就走光了,有一次,我和我兩個朋友還有現在裝修工人都看到娜娜的粉紅有點透明蕾絲內褲。  我把這事說了之后,娜娜有點臉紅得不好意思,但是她想知道被看到哪裏位置,我就讓她按照那天那個姿勢蹲著,用手機拍了照片給她看了一下,她看了之后就有點難爲情得說「好討厭,這條內褲最近才買的,就被看了,真好難爲情,而且還在你兩個好朋友面前。。。」。  不過我發現了娜娜的內褲中間稍微有出現了點濕的痕跡。  房子順利裝修完了,等了兩個月,我和娜娜也搬進新家開始享受了我們真正的兩人世界,娜娜也安排了一個時間,親自下廚爲我和我兩個好朋友准備一頓豐盛的晚餐,我兩個朋友非常開心答應娜娜的邀請來我們新房子,說特地買了幾瓶高檔洋酒來一起慶祝。  當我那兩個好朋友進入到我們新房子,看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各樣美味佳肴,二話不說,我們4個人直接開吃,順便也打開他們買的高檔洋酒,娜娜也爽快地答應一起喝幾杯,不知不覺,也許是洋酒不像白酒那麼刺喉嚨,幾瓶洋酒就很快被我們喝光,我們幾個的臉蛋都是紅彤彤的,話題越聊越有意思。  開始我第一個朋友阿松說他創業經曆,接著說著有一個帶著甲方一起去夜總會,大家都點了幾個做陪酒女,也是喝高了,結果那幾個陪酒女被甲方那幾個人扒光衣服,都站在酒桌上跳脫衣舞,再跳舞的過程陪酒女都把內褲直接套在甲方那幾個人頭上,搞得阿松當時笑掉大牙。  我女友就問阿松怎麼不被套在頭上,阿松帶著酒意說了,那些內褲都穿幾天不換故意套客人頭用的。  我女友哈哈大笑著說「好變態哦」。  然后我另一個朋友阿義接著話題,說自己泡妞經曆,有一次去泰國旅遊,晚上去酒吧玩,阿義本身就長又帥又高很容易吸引了女人注意,結果到酒吧喝酒后,酒桌上就圍著兩個女的,阿義情場豐富,很明顯知道這兩個女的想泡他,阿義和他朋友就買了很多啤酒,喝到后面,發現這兩個女人抗不住了說去一下洗手間,然后阿義也憋不住去尿尿,正在解手尿尿的時候,發現旁邊有兩個人和他打招呼,阿義就模模糊糊的看了旁邊,既然剛剛喝酒那兩個女人,阿義的眼光瞄瞄下面發現也是和他一樣用手提著某個東西尿尿,阿義瞬間驚醒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是兩人妖,嚇得阿義直接不提褲子拉著他朋友跑出這家酒吧,結果阿義總結了見漂亮的女人他的小弟弟都不敢硬起來。  我和女朋友聽簡直笑噴了。  很快,大家借著酒勁也聊越瘋狂。  然后時間飛快得過去了,我看一下時間都是9點多,我又有點不好意打斷大家這麼開心地場面,但是酒也喝完了,得著點事情做,大家繼續聊天。  于是我就提出打升級,因爲娜娜是最痴迷打升級,我經常和她在網上一起打升級,娜娜第一答應,阿義也答應,但是阿松就說打什麼獎勵的才好玩,我說打多少錢一級的,阿松就說打錢太沒意思,而且新家比較忌諱賭錢這麼一說,娜娜聽了覺得有道理,就問阿松打什麼的。  阿松說今晚聊這麼瘋狂露骨的話題,要不我們就打脫衣服的。  升一級,輸家就脫一件衣服,沒有衣服了,輸的就滿足贏家的要求,直到打到A完爲止,聽了,然后眼睛直盯著娜娜,,這時我想立馬站出反對,娜娜立馬借著酒盡回答「打就打,今晚大家這麼開心,我就豁出去」。  當我們把客廳的地毯鋪張開來,在地毯就准備上開始了,我們發現娜娜的衣服多了好幾條。  阿松和阿義就立馬有反對的聲音了「不公平呀,我們衣服比你少好多呀」,娜娜笑了著「你們沒有規定打牌不能穿衣服呀」。  阿松和阿義就沒有聲音了。  「沒有聲音就默認了,我們准備開始吧」  娜娜得意笑了笑。  當牌局沒有開始的時候,我心想了今晚打這牌也太刺激了吧,有點怕娜娜和我都輸了,被他們兩剝光了,娜娜不是被他們看完了,然后他們兩個肯定對死盯著娜娜那對豐滿只有我見過的乳房不放還要死盯下面那粉紅的鮑魚,然后娜娜想反抗也反抗不了,而我在旁邊只能眼睜睜地看他們兩個色狼是如何玩弄我女朋友的。  這種場景不斷出現再我的腦海裏面,而我下面竟然硬了,難道我有想讓女友被看得心理。  「老公,想什麼呢?你快翻,搶莊呀」  娜娜的聲音突然把我拉了回來,我看了我手裏有大王和黑桃二了,我就立馬把大王和黑桃二亮了出來,搶到莊了,「太棒了,老公,我們保莊的時候讓他們不過小」。

  我心裏面樂滋滋想,畢竟我和娜娜有過多次網上打牌的經驗,那些淫亂的場面是不會發生的。  我把牌整理一下,發現我手上的牌非常好,只要娜娜協助我跑20分,他們就過不了小莊,結果娜娜也順利協助我跑了20分,我們順利完成這局。  阿松和阿義沒有過小莊。  我們直接升3級,他們就是要脫三件衣服,娜就互相擊掌,喊「脫,脫,脫」。  啊松就立馬喊「天氣太熱了,不輸我也想脫了」。  阿松幹脆得脫上身襯衣和手表還有襪子,露出陽光健壯的身材,娜娜就挑釁說「阿松肌肉好結實呀,不過,等一下輸了,我會讓你的內褲套在你頭上,試試是啥感覺,哈哈!」,「。。。」  我在旁邊直接冒汗心想。  「才剛開始而已,別太得意了」  阿義說了,接著我們打主5,主5是帶分局比較難打,我對娜娜說「加油哦,老婆!,輪到你當莊了」,「好的,老公,你看我的技術吧」  娜娜很有自信的樣子回答了我,結果打主5級的時候,我和娜娜配合得很好,把他們嚴格控制到70分內,完成這局。  這時,阿義立馬就脫掉他那t恤,也同樣露出那陽光結實的上身。  在打主6的時候,可能是洋酒后勁比較大,我頭有點暈了,底裏放了20分,結果被阿松用雙扣挖底撿分,一下就直接升3級。  這時,娜娜那種非常可憐的眼光看著我,「沒事,老婆,我來脫!」  我立馬站起來脫掉上衣,我心裏面很清楚,因爲我全身就3條衣服,脫完就沒了,當我脫掉上衣的時候,娜娜立馬制止了我說「老公,沒事,你別脫,我先來脫,我穿的衣服很多件,脫兩件沒事」,阿松和阿義死盯著娜娜站起來脫衣服的動作,娜娜脫了件外套,結果裏面還有一件小外套,他們看了沒啥看頭,有點小失望。  然后接著他們打了主5了,估計是風水輪流轉,打完的時候,我們也沒有過小,升級輸給他們3級,阿松和阿義這下得意眼光瞧著我們,肯定心裏在想這下有戲看了。  結果娜娜非常主動站起來脫了衣服,脫完第一件T恤的時候,我有點擔心了想主動去制止娜娜看了看,娜娜裏面還有一條小t恤,這時,娜娜也直接把裏面小t恤也脫掉,直接露出裹住半邊的胸罩,然后抬起腳脫掉有著黑色絲襪打底的牛仔裙,當脫完牛仔裙完之后,我發現女友的穿開檔絲襪,開檔絲襪完全沒有遮擋那蕾絲稀薄又很透明的內褲,而且在客廳大燈的亮度可以直接把那層有稀薄有透明的布料下面毛毛直接顯示出來,場面顯示非常誘惑人,女友簡直是性感女神降臨在反間,而且此時女友的臉非常紅,估計是酒精刺激大腦皮層讓她有這麼大的勇氣完成這些動作。  這時我底下的完全硬了起來,我估計阿松和阿義下面也是和我一樣硬,我轉眼看了他們兩個的下巴簡直快掉下來了,張這麼大。  阿松和阿義便開始討論了起來,「娜娜,你太性感了,你比陪酒女那些身材強百倍呀」  「對呀,我泡過的女人,身材也沒有你這麼好啊」。  「我才跟他們比呢,還玩不玩了?」  娜娜有點生氣說。  「玩,當然玩了,你不是想把內褲套再我頭上嗎?」  阿松趕緊化解這種場面得說。  「呵呵,是呀,阿義,你也逃不掉」  娜娜瞪了一下阿義。  「。。。。」  啊義。  「女人認真起來還真可怕」  我心裏面想。  「老公,你加油呀,不要讓他們再欺負我了」  娜娜又對我情深深的說。  「嗯,這次我會讓他們脫光。」  我帶著強硬的語氣回答。  然后雙腿夾緊合住坐下來,然后用一只手意思的遮擋下面。  這局阿松和阿義打主8級,可能是他們兩個眼睛都是盯著娜娜身體,心不在嫣得打,結果被我們反超,升級3級。  這時阿松和阿義意識到自己要脫3件,阿松身上褲子和內褲兩件就脫光,阿義身上手表和褲子,內褲三件。  這時他們兩個決定,都互相保留底褲,當他們同時脫完褲子,由于兩人都穿比較緊貼的內褲,兩人兩只巨大肉棒被內褲裹得緊緊的,而很明顯區分,阿松的比較粗大內褲完全裝不下了,把底褲褲頭都撐得很高,而阿義的比較粗長型,占據內褲整個中央部位,阿義坐下來稍微移動一下,肉棒前面光亮的龜頭可以溢出小部分。  我女友在直盯他們兩個巨大的肉棒直到他們坐下眼光相對爲止,我女友故意把眼睛遮擋著說「好難爲情呀,你們兩個怎麼能這樣,老公,你看你們兩個好朋友下面都成什麼樣子,他們欺負你老婆了。」  阿松急忙解釋「我不想這樣,這個是身體正常生理反應,我無法把它變軟了藏起來呀,娜娜,我保證對你沒有半點意思」。  「是呀,老婆,這個是男人正常生理反應!」  我也幫忙解釋。  「是嗎?那阿義不是說自己已經硬不起來了,這個怎麼解釋?」  娜娜好奇的問。  「。。。。。」  阿義簡直無語了。  我急忙解釋「估計他那個是假的」。  娜娜差點就笑了地說「呵呵,老公,你還能想出更爛的解釋嗎?等下我們贏不了不知道了」。  「。。。。對。。。」  我既然還能想出這麼爛的解釋。 這時酒精的后勁估計已經深入每個人大腦皮層,像這麼尷尬的場面都解化掉。  接著我們繼續開局,結果娜娜的莊被阿義接手了,然后我們輸掉一局,我也把我褲子脫下,肉棒也撐起內褲,像撐起了帳篷一樣,結果,娜娜也看到了說「老公,你怎麼也和他們一樣。。」。  「老婆,沒辦法,你太吸引人了」  我無奈的解釋著。  「對呀,娜娜,你太吸引人了,我和阿義都是被你的身材所吸引了,你身材太棒了」  阿松肯定地說。  「都是色狼!」  女友帶著撒嬌的語氣回答。  女友兩只腿晃了晃張開了一點,估計她雙腿夾著太累,剛好女友坐在對面,我可以一眼瀏覽到女友蕾絲透明內褲的中間位置,發現薄紗被女友的水全部吸附上去,可以明顯區分哪塊是幹薄紗哪塊是濕的,原來女友下面有這麼強烈的反應了。  我們繼續開始牌局,這時大家都清楚,這局誰輸誰就會第一個身體的關鍵部位了。  所以大家都打得非常小心翼翼,當我們打到75分的時候,我和娜娜的牌沒有分了,只能靠對家手上的分數了,我開始吊主,結果阿松一個大王下去,讓阿義跑掉了5分,結果我們差5分就過莊輸掉這把。  這時打完大家都不說了,我由于站起來准備把內褲脫下來時,突然一條胸罩突然扔到牌上,我立馬意識到這個是娜娜的,我轉頭過去看娜娜發現她兩只手捂住胸部兩個粉紅色的乳頭,隱隱約約地可以看到。  「老婆,我可以脫的,不用這麼擔心我」  我突然覺得我女友太偉大了。  非常感動地說。  「沒事,老公,我還可以頂住」  女友也很激動得回答我。  阿松和阿義這兩頭色狼估計沒看到女友的主要部位,就想用小伎倆讓我女友兩只放開。  「娜娜,你兩只手都捂住了,等一下你怎麼打牌,總不能讓你用腳打吧」  阿松非常得意地說。  阿義有點奇怪得問「娜娜,你不是還有件絲襪沒脫嗎?」。  我也覺得很奇怪,得問娜娜「是呀,怎麼不脫絲襪呢」。  娜娜臉紅了,然后把身體往后平躺一下,然后把雙腿張開,說「你們仔細看,內褲一般都是穿在絲襪外面的」。  我看到女友蕾絲內褲的中間部分濕塊越來越大,可以明顯通過濕潤薄紗看到陰唇裏面粉紅色的小花瓣,好像阿松也看到了,一直盯到女友坐起來。  阿松看到娜娜坐來了,阿松趕緊叫「打主10了」,估計是想知道女友這次怎麼捉牌,結果女友快速松開一只手,用另一只手圍著胸部,但是在換手的過程,我們都看到女友兩粒粉紅色的乳頭,但是觀賞的過程太短。  酒精上頭往往是一陣興奮之后換來是犯困疲憊的雙眼,我強力張開疲倦的雙眼,支撐打這著局,當我仔細看一下我手上的牌,發現我手上的牌特別好,6個10,雙大王和一小王,這牌百分百過程。  果然沒有辜負這把牌的威力,直接把他們轟過莊,而且還連升2級。  這時我和女友一下跳了起來,女友都不顧遮擋胸前兩只大乳房,雙手都指著他們兩個同時說「脫掉,脫掉,脫掉」,現在阿松和阿義互相看了看,沒有辦法了,願賭服輸。  他們兩個不約而同得把最后一條底褲給脫下,當著我女友的一面露出,他們最原始的一面,他們的兩只巨大粗黑的肉棒都同時指向我女友,我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他們兩個裸體的樣子,反而女友非常痴迷般得盯著他們兩條巨大粗黑的肉棒,好像非常想去用嘴去含住阿義整根粗長肉棒,然后用自己嬌嫩的粉紅肉穴也迎接阿松的粗大肉棒,然后讓阿松加快抽插速度撞擊自己子宮內更深處,再繼續用舌頭狂甜阿義整個根東西,像吃到一個非常好吃的冰棒。  然后3個人同時到高潮。  這種淫亂女友的畫面在我腦海一直停留,底下的肉棒已經正在崩潰爆發的邊緣了。  「阿義,你的那個不是假的嗎?怎麼這麼像真?」  女友好奇盯著阿義的肉棒問,好像非常興奮狀態。  難道是酒精的作用?當阿義准備要爲自己所撒謊來怎麼去解釋呢?「假的是射不出來精子,真的能射出來的」  我替阿義回答這句話,我心理想「我怎麼說這句話呢」?女友已經忘記那只手沒有遮擋自己胸前的乳房了,阿松和阿義狂盯著女友的乳房看。  「算了,你們都沒有衣服了,沒什麼可輸了」  我女友也得意回答。  「還沒有打到A呢,怎麼算輸,你要是贏4次就可以提出4次要求讓我們來完成。比如用內褲套著我的頭,或者讓阿義證明他是真的,比如射精給你看」  阿松非常不服輸的樣子回答。  「難怪喜歡創業的人就喜歡拼搏」  我心理想,「反正我女友是不會答應的」。  「哈哈,啊松等著內褲套頭吧,還有阿義你也得表演一下」  女友笑起來說。  我感覺我女友被酒精刺激興奮起來了,而且是屬于非常興奮狀態。  接著我和女友也是打主10級,我女友當莊,當我們壓著他們60分來打,10都比打光,應該是沒有分了,如果有最多10分,我手裏沒有大牌了,剩下最后兩根牌,我女友這突然把手裏的大王去打掉對面的K,結果阿松他們用一個大王壓住女友的小王並成功抄底,發現底還有20分,相當于40分,就是過莊然后再升一級,我覺得奇怪,爲什麼不打小王先呢,然后大王保底,這種很常識的理論呀,是不是女友喝多了,難道她是故意的?沒有辦法願賭服輸,我准備要脫掉最后一件。  「老公,你來看看,我准備用這件濕了的小內褲去罩上啊松的頭,你不會怪我吧」  女友嬌媚的大聲說著,然后躺下雙腿向側邊敞開,用手指著濕了一大片蕾絲薄紗透明內褲,說「阿海,你們看看,這條濕漉漉內褲是給你罩頭准備的」。  「的確很濕,但是你要贏我才能早著我的頭」  阿海故意激怒娜娜地說。  「這時,我該不該阻止呢,難道我真想讓他們直接觀賞我女友最神秘的地方呢?理性防線完全崩潰,因爲這個場面太刺激了,已經失控了」  我心理非常不確定地想著。  「老婆,阿松這個家伙太囂張了,讓他嘗一下厲害」  我也醉呼呼的回答了。  女友聽到我的答應之后,好像獲得了行動上的批准,立即執行,女友直接把蕾絲內褲從開檔絲襪上慢慢退下來。


警告: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国产在线精彩亚洲久久免费视频-2019日日拍夜夜啪在线视频-欧美一级高清片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 免责申明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国产在线精彩亚洲久久免费视频-2019日日拍夜夜啪在线视频-欧美一级高清片] 版权所有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